坑娃生意当休矣!

一段时间以来,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一批打着“全网最小美妆博主”“跟着萌娃学化妆”等噱头的少儿“网红”。这些少儿打扮成熟,化妆动作熟练,俨然一副“成年模样”,然而其背后的美妆产品使用低龄化、打擦边球的低俗风气和对少儿身心健康的损害让人担忧。

身处短视频时代,“注意力就是生产力”,在“颜值经济”的利益诱惑和“吸睛”流量的催动下,一些商家甚至家长不顾美妆产品可能对少儿身心健康带来的危害,将孩子推向前台“表演”,进行各种炒作。

一些供少儿使用的彩妆刻意删去“儿童”等字眼以规避检查,甚至将成人化妆品包装成少儿玩具进行销售,引诱少儿购买。

遏制少儿美妆博主盛行之风,重在落实平台责任。作为视频发布平台,对涉及少儿健康方面的产品宣传和商业推广审核要严之又严、慎之又慎。

平台要减少推荐炒作少儿美妆的相关内容,对违法违规的账号进行处罚,拧紧“流量经济”的阀门,压实平台监管的责任,遏制少儿美妆博主泛滥的趋势。监管部门要对相关领域加强执法。一些视频中,少儿美妆“网红”卷出成熟的发型,在镜头面前对网民嘟嘴眨眼,一边娴熟地化妆,一边用娃娃音推销相关产品。部分少儿美妆视频甚至包含“纯欲”“斩男”“绿茶”等成人化用词,裹挟着软色情的倾向,严重影响儿童正确价值观、审美观的建立。

这与广告法中规定的“不得利用不满10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”“在针对未成年人的大众传播媒体上,不得发布医疗、药品、化妆品、美容广告以及不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广告等”要求明显不符,涉嫌违法。

相关监管部门要针对此类视频传播快、涉及面广的特点,制订更为有效的监管措施,对造成不良影响和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案例,要依法追究产品销售者、视频制作者、传播平台的相关责任,净化市场环境,为少儿的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。

在少儿化妆品监督管理方面,要出台更为明确和细化的法律法规和产品检测机制。相关部门要从源头上把控,明确少儿彩妆产品生产的主体责任、研制原则、安全评估、经营要求、不良反应监测、标签要求、抽查监测等,对生产和销售“少儿美妆”的企业,设定更高的审查与备案标准,促进行业有序发展。只有划下法律红线,那些热衷制造“少儿美妆博主”的利欲熏心之徒才会望而却步。

这些年来

类似“坑娃”事件频频发生

早在2017年四川成都一场少儿模特大赛中女童们穿“维密”式单薄分式内衣裤走秀引发争议

2021年8月20日

偶像组合“天府少年团PANDA BOYS”

在成都发布单曲宣布出道

据了解

这个组合由7名男孩组成

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8岁

最小的7岁

最大的也仅有11岁

这一消息同样在网络上

引起巨大争议

直至8月24日晚10时许

“天府少年团”所属公司发布申明

即日起解散天府少年团

此事才算告一段落

家长都希望孩子更美但“从娃娃抓起”的不应该是美妆而应该是美育▼关注央视网编辑:子睿责任编辑:张雷来源:央视网综合半月谈微信公众号、新华社、江西卫视、澎湃新闻

令人不适!童装上印“欢迎来地狱”,江南布衣闹哪样

马龙险胜说全运会太难了,许昕、樊振东纷纷出局……

你坐的网约车安全不安全?

posted on 2021-10-1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Powered by 短篇合集500篇最新章节列表-短篇合集手机官网-十八岁短视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